也能让列车运行更加平衡

中国铁路总公司在通知电报上清楚显示,此次优惠原因是“迎合市场需求”。焦郑介绍称,经过新的调线后,目前郑州东站暑假期间,将有包括临客在内的115趟列车运行,以满足暑期上客需求。

“比如西安方向,每到周五,15趟始发、过路车次,所有车票基本售罄,平时二等座以上也有四五成的高上座率。而北京方向二等座以上上座率就没有这么高。时间上来讲,上午八点至十点半,下午两点至四点半是客流高峰,二等座以上上座率也上来了,其他时段则不够理想。”

“哪些客人是稳定的,哪些需要低价来吸引,铁路部门有了足够的市场数据支撑,他们期望通过调价达到平衡。”他分析称,“这说明,只要有需要,所有席位做市场价格调节也未可知。”

票价打折以往是航空公司的专利,高铁此次试水难道要进行地空对决?汪鸣说,根据不同距离、时间要求,它们各有各的适用范围,“比如一些在乎时间的商务人士,省半个小时就是半个小时,低价无法撼动。这只能说明,两者细分更加精确了。目前条件只是属于基于市场的细分阶段,先锁定自家客人,还远没有到打价格战的地步。中国客流不断再增长,等到客流不再增长,两家抢客人才会达到白刃价格战。”

“优惠调价给旅客带来实惠,也能让列车运行更加平衡。”焦郑分析称,目前郑州东站二等座以上席位的上座率,不同目的地、时间段差别较大。

对于调价的预期,汪鸣说:“市场变化太快了,能否跟上市场的节奏,还得再观察。但是不可否认,带来实惠总是乘客欢迎的。”

“企业运作要有市场考虑,车已经开了,干吗不装满?”昨日,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副所长汪鸣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,解读高铁“贵席”打折。

郑州东站相关负责人透露,这次试行可能会持续两三个暑期,“已经有人在内部会上提议,效果好收益好的话,二等座也开始提议。”

价格贵40%,服务差别仅仅是一些吃食和小毯子、小电视,“经济适用客”们表示没有二等座就等下一班,买一等座“真心不值当”。那么部分高铁一等座及以上等级座,拉低价格后,铁路部门会否再进一“步”?